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语文教育研究

一个中小学语文学习与研究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经典阅读2010134·爱在左,爱在右  

2010-08-12 17:14:35|  分类: 经典诵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爱在左,爱在右

文/马付才

19岁的那一年,我爱上了一个男人。这个男人是我的初恋。

那时我正在一所大学里读大二,我们班里的许多女生和男生,正在紧抓着青春年华里的美好时光,进行着一场又一场的如火如荼的爱情,因此,我一个正处在亮丽青春,从没有谈过恋爱的大二女生,现在也开始谈一场恋爱根本不足为奇。

可是, 我爱上的那个男人已经38岁了,他比我爸爸小5岁,那个成熟而魅力十足的男人真的吸引了我,我想,他比我大19岁又有什么呢?关键是他对我说他为了事业还没有结婚,他承诺他会真心永远爱着我。我对那个男人的海誓山盟信以为真,于是,就毫不犹豫地爱上了他。

我不知道,我的另类爱情怎么传到了父亲的耳朵里,那年寒假的假期我回到家,父亲阴沉的脸上能滴出水来。面对传闻,父亲开始还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,他问我:是真的吗?孩子。我看着父亲那迫切想知道真相的面孔,心想,不就是一场恋爱吗,我又没错,于是,我迎着父亲的目光,说:是真的,那个男人,他爱我,我也爱他。

父亲的声音突然像一声炸雷在我头顶响过,他说:你反了不成,赶快与那个骗子一刀两断,要不,我打断你的腿。我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就淌了下来,心想,这就是我的父亲吗,这么多年来,他真正关心过我吗?他凭什么说我爱着的那个男人是“骗子”,完全是在凭空捏造无中生有,他从来就不顾过我的一点感受。

我一字一顿地对父亲说:我叫你一声爸,是因为你和妈妈生我养我了,可是,我现在长大了,我有我恋爱的自由,你不能粗暴地干涉我。

父亲大吼一声,说:好,你长大了,现在你就滚,我没有你这个不成器的女儿。那个春节,我和父亲是在硝烟弥漫中度过的,没等寒假过完,我就匆匆收拾行李返回了学校,走的时候,父亲对我说:如果你不给那个骗子断来往,我就不给你生活费。对父亲再吼叫我只有冷笑,想不到他会这么威胁我,我说:你随便。父亲原想我会妥协,于是更加生气了,他随手抓起身边的一只皮鞋,然后,准确地扔在我身上。

以前,我回到学校,都是首先给父亲打一个报平安的电话,可是,那个寒假,我想起临出门的时候,父亲用皮鞋狠狠地扔在我身上的情景,我想,我几乎是被粗暴的父亲打出门的呀,他对他的女儿这么无情,我的平安与否也许他是根本不在意的,我又何必多此一事打那个“平安电话”呢?我没有给父亲打那个电话,父亲也没有给我打,我想,要是妈妈还活着,一切都好了,可是,世界上最亲我的妈妈在我十二岁那年,就因为一场病永远离开了我。

因为对父亲伤心透了,我对那个男人更加依恋了,我想,这个男人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最相信的人了,因此,没过多久,我就在他租的一间房子里和他同居了。我陶醉在爱情的甜蜜之中,渐渐地,忘记了父亲给我带来的伤痛。时间仿佛是一晃而过,不知不觉,我从家来到学校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,这两个月,父亲仍然准时地给我的卡上打钱,我以为他只不过是我的监护人罢了,他在进他的义务。但父亲从来没有往我们宿舍打一次电话,我也渐渐习惯了没有父亲电话的日子,因为,在以前,几乎是每周,父亲都要给我打一次电话的。

教我们中文的是一位老教授,有一天,在课堂上,老教授不知怎么就提起“父亲”这个字眼。他说,他有一个女儿,现在正在国外读书,因为中西方文化的差异,他感到与女儿之间的共同话语越来越少,有时,为了某个问题,他们会在电话里争吵。女儿以为他不爱她了,但是,她根本就不理解父亲,因为,父爱是一种长在血液里的一种东西,除非做父亲的不在人世了,否则,他对自己孩子的爱永远都不会停息。老教授的话使我听起来非常地刺耳,因为,我想起了对我爱情粗暴干涉的父亲,想起了他用皮鞋狠狠地扔在我身上,还想起了几乎两个月来,他从未给我打一次电话,我觉得老教授的话有点谬论,就冲动地站起来,向老教授提问:父爱怎么会是与生俱来,相生相伴呢?父亲与父亲是不一样的,你怎么能拿你做为一个父亲的感觉,来推断天下所有的父亲都是一样的呢?

老教授吃惊地看着我,他说:是的,天下做父亲的都是一个样的,也许,今天你不明白我的话,但总有一天你会理解的。我对老教授的固执感到好笑,于是,摇摇头,无可奈何地坐下了。

但我的爱情很快出现了阴影。渐渐地,我发现那个男人说话有点口是心非,有一种直觉告诉我,他似乎有什么在隐瞒着我。我偷偷地跟踪了他,终于,我发现,原来那个男人有家,他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女儿。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灭顶之灾的打击。我想不到自以为高尚的爱情原来从开始就是一个骗局,我为他全身心的付出,却可笑地做了一场“第三者”。我突然想起了父亲,想打个电话对父亲哭诉,但是,我想到为了这个不值得爱的男人,我却与父亲决裂了,这么久了,父亲也从未打个电话问我一声,父亲也许真的忘了他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了,躺在宿舍的床上,我用被子捂着头,泪水无声无息地打湿了枕巾。

转眼间,我二十岁的生日就要到了,我曾经计划过生日的时候要和那个男人一起快快乐乐地过的,可是,一切都成了伤心的往事。我想,也许,二十岁的生日注定会是一个伤心冷清的生日,没有祝福,没有关怀,只有伤心的回忆。想不到,我生日的那一天,又收到父亲用特快寄来的桃子,我把那些桃子拣出来放到盘子里,那些桃子一个个饱满鲜嫩,我一个个在那些桃子上面寻找,果然,在一个最大最红的桃子上面,我发现了刻着鲜红的几个字:小晶,20岁。父亲曾对我说过,我出生的时候,正是早熟的桃子压满树枝的时候,于是,他就在我家院子里栽下一棵桃树,他要看着桃树年年开花,年年长大,就像看着我一样。每年,父亲都要在那棵桃树上寻找一个长得最大最好的桃子,把我的名字和岁数小心地刻印到那个桃子上,到我生日的时候,他就把它摘下来给我做“寿桃”,这么多年来,这几乎成了父亲的一个习惯,我没想到,这样一个习惯,在我无情地伤了父亲之后,父亲依然记着,并且一如既往认真地将这份被时间沉淀的爱,刻印给了我。

我连忙招呼同宿舍的同学一起来分享父亲给我寄来的桃子,恰巧,我们隔壁右边宿舍的一个女孩也在我们宿舍里,她毫不客气地拿起一个桃子咬了一大口,腮帮鼓得满满的,说:小晶,我们这是在分享你的父爱,你可别心痛,你父亲对你真好,不过,说句实在话,我从没见过你父亲,可是,我觉得你父亲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。

我一愣,问:为什么?

她说:你知不知道,你父亲常常打错电话的,我听说他也打错到你们隔壁左边那个宿舍的电话很多次过,我知道,咱们宿舍的电话号码是紧排在一起只相错一位数的,可是,他却打错了一次又一次,就我记得,这学期开学后他就往我们宿舍打错有四五次吧,我们接着他的电话,他还以为是你,问我们叫“小晶”,说起话来没完没了。

我奇怪了,问:我父亲都在电话里给你说了些什么?

她说,不还是当父亲们的常说的那些话吗?什么,你在学校还好不好,爸很想你的,做梦都常遇到你,人长胖了没有,别想着为了减肥,为了让家里少花钱,就节俭舍不得吃,钱他都及时打到卡里了。这些话,我早就听我爸给我说烦了,所以,我们想也没必要告诉你,再说,等我们听后告诉他打错了电话,他不就又给你打过去了。

拿着一个鲜嫩的桃子我再也无法下口,泪水,就那样不知不觉地顺着我的脸颊汹涌澎湃,我哭着说:死丫头,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,

每个人都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这样控制不住自己放声大哭。父亲,你不断地传递着关爱女儿的信息,可我一个也没收到,但你打到我们宿舍左边和右边的一个个电话,却不停地在不弃不馁地诉说着一份关于父亲最深沉的爱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