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语文教育研究

一个中小学语文学习与研究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经典阅读2010119·思考应该大于阅读  

2010-05-16 20:08:42|  分类: 经典诵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作者简介:徐贵祥,著名军旅作家。1959年12月出生于安徽省霍邱县,1978年12月参军,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,1994年调入解放军出版社任编辑、总编室主任,现为解放军出版社科技编辑部任主任兼副编审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《潇洒行军》《弹道无痕》《决战》《天下》,长篇小说《仰角》《历史的天空》(获第3届人民文学奖、第10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、第8届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第6届茅盾文学奖。改编拍摄32集同名电视连续剧)、《明天战争》《高地》等。

  一个人一辈子要读多少书?这个问题很难回答。一个人一辈子要用到多少书?这个问题也很难回答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有些书读了终生受益,有些书读了到死也用不上。我们小的时候,年轻的时候,总是被谆谆告诫,要多读书,所以不管什么书,不管有没有兴趣,不管能不能读得下去,只要是大人或老师推荐过来的书,一律照单全收生吞活剥。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时,已经过了不惑之年,生命已被耗去一半乃至一多半。

  我们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地读书呢?是因为要通过读书获取知识。我们对于知识的贪婪就好比吃饭,我们的身体需要甚少,据说每天只需要一个鸡蛋的营养,但是我们吃下的饭菜却往往很多。但读书同吃饭又有区别,身体不需要的营养可以排泄,而我们生命中不需要的那些知识垃圾,却长久地留在我们的思维世界,占据我们的大脑空间,妨碍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生长,有些可能会成为终身的精神包袱。所以我说,读书多并不一定就是好事,读书多并不等于获取有用的知识多,即便是获取有用的知识很多,也并不等于能力很强。

  记得当年搞业余创作的时候,军创作组有个干部,戴着厚厚的眼镜,年龄大约比我们大七八岁,既是老师,又是领导。此人是大学中文系毕业的,特别好学,已经到了极端的地步,什么书都读,什么课都听。我们的习作里有好的语言,好的描写,他也抄在自己的笔记本里,又可谓虚怀若谷,可是最后他一事无成。为什么?就是因为死学问做多了,而且不加选择,囫囵吞枣,学究气太浓了,想象力被禁锢了,创造力被捆住了,悟性被封锁了。以我之浅见,我们的思考,应该大于阅读。

  知识这东西,就像水,可以适量储蓄,储蓄是为了灌溉,为了滋润作物生长,这个作物就是创造力。但储蓄不能过满,更不能死水一潭,过满则泛滥,泛滥则扼杀作物;死水一潭更会让作物腐烂。

  当然,我这样讲并不是讲要大家少读书,都把希望寄托在无师自通上面,我只谈个人的体会,我的体会是,读书在精不在多,好书一部顶十部。我们大家常讲,一本好书,往往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,也是这个道理。有的书可以反复读,读一辈子,每读一遍,就会有新的感受。当然,读到最后,你的收获就不是从书中得到的了,而是通过读书读出了你自己的思想和智慧,达成人书合一的效果。传说中的天书大概就是这样的吧?人间到底有没有天书?我认为有,至少也应该有接近天书的书,那么这种书从哪里找呢?就从你的感觉里找,找到你最有兴趣读、最适合你读的书,那就是你的天书。

  我认为读书也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。一个人命中注定要读哪些书,说不定真有缘分在其中。1982年年底我到武汉去修改我的第一个短篇,那篇作品被编辑讲得一无是处,但我还是坚持要修改。武汉那年冬天奇冷,我作为一个奋斗了好几年的正排级文学青年,连在军区内部刊物发表一个短篇都困难,心情自然好不了。有一天在武汉的大街上闲逛,基本上没有选择地买回了一堆杂志,其中有一本《苏俄文学》,里面有一部中篇小说,是小托尔斯泰写的,名字叫《蝮蛇》,我看了好几遍,当时确实有顿悟的感觉。这部作品并非名著,后来好像名气也不怎么大,只不过当时一看就看下去了,也就是说,它适合我阅读。它给我的是什么呢,那就是对于战争中的人性和人性中的战争的双重思考,这在上世纪80年代初,对于一个军队文学青年来讲,显然是至关重要的。我后来对于苏联卫国战争作品尤其是中短篇情有独钟,就是从这部作品开的头。

  在文坛上有一个现象,叫做跟风。这是指写作。其实阅读也有跟风现象,一段时间内,作家们都去读福克纳,都去读海明威,都去读加西亚·马尔克斯。不管读懂读不懂或者喜欢不喜欢,似乎不读就跟不上时代潮流,就不时尚。可是我在读《百年孤独》的时候,就很缺乏快感。当时有人讲,不读《百年孤独》就不算作家,可是我还是放弃了或者说暂时放弃了。不是说他写得不好,主要是那种魔幻现实主义不适合我,也许还有翻译的问题。倒是马尔克斯的另一部作品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我很喜欢,从故事到语言,阅读之后我还特意又买了一本送给朋友。我买的版本是黑龙江出版的,翻译得很好,故事很别致,语言很精彩。还有茨威格的小说,我觉得太适合我阅读了,尤其是《象棋的故事》,我读过好几个版本,对照着读。

  可以讲,我是把我的阅读面选择在一个很小的范围,我可以买很多的书,但最终我只读很少的书。一言以蔽之,我只读那些我有兴趣、我能读懂或者必须读懂的书。  
  
     《京华时报》 ( 2006-07-10 第021版 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